意外发现妻子丝袜上的精液 二

作者:     来源:网络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7-08-29

意外发现妻子丝袜上的精液 二

  「亲爱的,还在上网呀……啊……唔……呼呼……」随着房门吱呀一声推开,
妻子说着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揉着眼睛看着电脑前的我,我慌慌张张的赶紧
关掉那些不堪入目的画面,转而随手点开网页,显得极为尴尬,妻子见状嗤嗤一
笑,「又在看那种东西?」

  「哎?我……我……啊……」我刚对着妻子以前跟策在一起鬼混时的淫靡录
像打了好几炮,这脸上的色意还未退去,皮肤上都还冒着汗,这会儿又给妻子捉
个正着,可我又怎么能让妻子知道我发现了她和野男人的奸情,只好尴尬的一笑,
「这……有点憋坏了而已……随便看了两眼,我马上去刷牙睡觉。」

  妻子捋了捋秀发,将正要从座位上站起身的我按了下去,挺着怀孕5个多月
的大肚子,蹲着显然不是一个舒服的姿势了,便自己跪了下来,跪在我双腿间,
「亲爱的,要不我再帮你口一次吧。」

  「会不会太累了,你都这么困了,还挺着个大肚子,我自己解决就好了吧?」

  「不会的,可别把我家男人憋坏了。」说着,妻子已经拉下了我的裤子,我
抬起屁股迎合了一下,让裤头脱到脚上。她秀气俊美的脸蛋儿埋在我的胯间,温
热的舌头舔弄着我的鸡巴,饶了两圈,把鸡巴都打的满是口水,一只手捏着一只
阴囊,另一只卵袋被舌头裹住,熟练的一套操作,行云流水,我努力的回忆着许
久以前,在认识策以前时给我口交的模样,那虽然温热柔软的舌头却是那样笨拙,
含住鸡巴时让人刺痛的齿感,呆呆的只会含住鸡巴不会吸的妻子,现在已经变得
这样纯熟而富有技巧了。

  心里说不出的一股滋味,我知道是策那小子调教出来的,妻子就是这样被策
那小子一步步的调教,引导,从一个不会取悦男人不会口交的保守小女人变成现
在这样的口交大师。我心里带着舒适和兴奋,又其酸无比。

  「冰儿,去把你的丝袜拿来吧。」我吩咐道。

  「哎?要我现在穿吗?」

  「你用丝袜裹着我鸡巴就好,我想试试……」没错,这也是我从策的调教视
频中学来的,从来都十分保守的我们怎么会这么多花样。

  妻子红了红脸,没有拒绝,只瞟了我一眼,转身进房拿来一双肉色丝袜,套
在手上,温柔的握住我的鸡巴,将丝袜套在我的鸡巴上后张开小嘴用她温热的香
唇抿住裹着丝袜的龟头,再一点点的含入口中。

  「真是的,你们这些臭男人怎么都喜欢人家的丝袜,啊……嗯。……嗦…
…」妻子一边吸允着我的鸡巴,一边小声的嘟囔了一句。

  「哎?」我忽然一怔。

  妻子见状,也觉得此地无银三百两,似乎是说错了话,赶紧撇过头去,想要
再说些什么遮掩,却又觉得越抹越黑,干脆埋下头去。我自然没有戳破她,可是
心里很不是滋味,想着我的冰儿也是这样跪在那个男人的胯下,用自己湿热的喉
咙吞入那男人的性器官,用自己的丝袜去摩擦取悦他……

  「哎呀,说起来,明天柳儿会来咱们家呢,还有浩子,跟爸妈们一块吃顿饭,
到时候可热闹了。」

  柳儿,妻子的妹妹,比妻子小两岁,是同父同母的亲妹妹,从小跟妻子住在
一块,后来也上的同一所中学,而浩子则是柳儿的老公,也就是我们的妹夫,为
人诚恳老实,在国有企业工作,是个公务员,工资不是很高,待遇福利却是一般
的工薪阶层没得比的,公务员,多少人挤破了头都拿不到的岗位,在父母眼里比
起我这种外企经理浩子甚至更接近金龟婿一点。

  但妻子这个妹妹柳儿就不同了,虽然长的跟妻子几乎就像是孪生姐妹,但跟
妻子的含蓄温柔简直成反比,调皮得不行,话也特别多,以前在上学时就特别皮,
到处逗男孩子,但是却也是她主动追的浩子这个闷呆男,让浩子得意了老半天,
不知道她这么个火热的妹子是怎么看上浩子这种书呆子的。

  妻子摸着自己的大肚子,自言自语着「不知道柳儿的宝宝有多大了呢……谁
的孩子会先出生呢……」

  柳儿跟妻子是同一个月怀孕的,两条喜讯几乎同时传到妻子爸妈那里,顿时
家里乐开了花,妙不可言的喜乐让两位老人感觉瞬间又年轻了10岁,整天笑嘻
嘻的,跟邻里街坊整天吹牛逼。那段时间我也是如此的开心,直到后来发现了妻
子与策的外遇,再看一眼眼前的其乐融融景象,如此不舍,不舍得让那种丢人的
事情毁掉这幸福的一切。

  然而事情却也没这么简单,正当我头疼如何隐秘的解决掉策这个屌毛的时候,
更扑朔迷离的事情发生了。

  第二天,柳儿跟浩子如约而至,客厅的大桌子上已经摆满了饭菜,但岳母在
厨房里忙活着,大家都等着最后的佳肴端上饭桌后一起享用,岳父拉着我和浩子
谈天道地,一会儿问工作上的事,一会儿问生活上的事,我心里忽然冒出一个想
法,一个男人将自己的两个绝美的女儿交给两个男人,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体
会呢……

  姐妹俩也很快的抱到一块聊起女人之间的事,在一旁嬉笑着不知在谈些什么,
「这姐妹俩长得还真像呢,这脸蛋儿身材身高啥的,几乎就是一对孪生姐妹,要
不是穿着跟发型不同,外人估计都分不清谁是谁。」我喝了口酒对浩子说道,他
也乐呵呵的,喝了口酒,「可不是嘛,都看不出柳儿比冰冰小两岁,简直就是对
双胞胎,哈哈哈,恐怕能分得清他们的除了岳父岳母就只有我们了。」

  「额……哈哈哈……大概是吧。」

  妻子正和柳儿在我们孩子未来的婴儿房里挑选着白天一起出去逛街时买的一
大堆的婴儿用品,婴儿的衣服摇篮等等,妻子正穿着一条水蓝色的孕妇裙,而柳
儿穿着亮黄色的孕妇裙,两个绝美的大美女都挺着5个月大的大肚子,有说有笑
的,一会儿拿着奶嘴瓶互相比划,似乎是有过生育的妻子在教第一次怀孕的柳儿
怎么给孩子喂奶,一会儿又各自拿着婴儿的衣服比来比去的,我们的小女儿也在
一旁笑嘻嘻的围观。

  「阿良!姐姐跟我说,她想要个男孩子呢!如果她的生出来又是个女孩儿,
就送给我们家浩子了!」柳儿突然拉大嗓门冲我喊道,妻子红了一脸赶紧拦住她,
「哎?!我可没这么说过!我只是说想要个男孩儿,其他我可没说过!」

  「啊哈哈,生男生女都一样嘛,再要个女孩儿也没什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