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脑损伤40岁母亲满头白发 瑞金神外团队手术伸援手

作者:     来源:网络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7-06-03

图说:手术结束后,曾山回到病房,孙元桃和丈夫陪伴在儿子左右。李晨/摄

  当年,12岁男孩曾山因车祸成了植物人,苏醒后却出现严重精神障碍,发作起来连母亲都打,反复住院治疗也未能治愈,他的母亲几乎一夜白发。日前,这个家庭的不幸遭遇因一档电视节目广为人知。几经辗转,以用神经调控治疗神经精神疾病闻名的瑞金医院功能神外团队联系上这位妈妈、“白发魔女”孙元桃。今天(6月2日)下午,曾山在瑞金医院接受了手术,震颤等运动障碍已消除。

  在瑞金医院功能神经外科,孙元桃给人的第一印象是一位精干的老太太,眼光坚毅明亮,脸颊瘦削,一头银发束成马尾,几乎没有太多皱纹。旁人偶有侧目,她总是礼貌地与对方眼神相接,淡淡地微笑:“6年多了,我已经习惯了,所有人都认为我是个老太太,其实,我到今年圣诞节才满40周岁”。

  2011年,这位本来年轻、美丽的妈妈,她12岁的儿子曾山遭遇车祸后昏迷不醒。当地医生在尝试所有办法后,一次一次把病危通知书交到她手里。但倔强的她没有放弃,在她爱的呼唤和照料下,4个月后的一天,当孙元桃又一次在病床边叫着曾山的小名,曾山竟然睁开眼睛。

  然而,曾山的苏醒竟是孙元桃另一个噩梦的开始。苏醒后的曾山丧失了所有的记忆,四肢极度不协调,行动缓慢,生活无法自理。医生告诉孙元桃,他的智力仅仅只有婴幼儿的水平,他如果想要自己正常走路、说话,已几乎不太可能。

  孙元桃坚持带着儿子做康复训练。曾山逐渐地能自己缓慢走路、进行简单的言语交流。但短短几天的时间,孙元桃青丝变白发。

  没多久,孙元桃又发现,安静的曾山偶尔会像“恶魔附身”,没有任何征兆就会无故地发笑、出现了幻觉和妄想、打妈妈、打家人,甚至自残。面对曾山的“残暴”,孙元桃几乎绝望了。孙元桃说,曾山的磨难太多了,现在她儿子的病竟然又有了治好的希望,她无论如何都要再带着曾山试一试。

  经过瑞金医院功能神经外科的反复讨论后,孙伯民主任认为,曾山的疾病非常复杂,除了创伤后的陈旧性脑损伤和严重精神行为障碍外、还伴有运动障碍症状和癫痫,而严重的震颤和肌张力障碍使孩子无法自己吃饭喝水,之前已经改善的行走功能也逐渐退化甚至无法站立。这么多复杂的病情交织在一起,即便是对有着数千例手术经验的瑞金功能神经外科团队,也是一项严峻的挑战。

  经过整个团队反复细致的讨论后,孙伯民主任认为曾山目前的癫痫症状很轻微,可以药物治疗,亟需解决的是曾山的精神症状和运动障碍。曾山突发的狂躁和冲动行为是非常危险的,不可预知,而且会伤害家人和其他人,由于治疗严重精神症状服了极量的抗精神病药物,这些药物的副作用又导致他出现了震颤和肌张力障碍,而严重的震颤让他的生活质量严重受损,甚至连基本的喝水、吃饭都无法自己完成。所以手术以控制冲动行为障碍和改善运动障碍为主。

  与以往独立的帕金森病和精神疾病患者神经调控手术不同,同时进行精神行为障碍和运动障碍风险极高,手术时间长对定位精确性要求很高。“这是极度精细的手术,要在术中把电极分毫不差地分别植入到脑内2-3毫米的控制精神运动和基底节神经核团里,这样才能很好地控制症状而不产生任何副作用。”孙主任说。

  今天清晨,整个功能神经外科团队围绕手术有条不紊地安装定位框架,CT扫描,制定手术计划、计算手术靶点坐标。在完成上面一系列术前准备后病人被推进手术室,病人先在局麻下植入控制运动障碍的电极,反复测试电刺激对震颤和运动症状的改善,在确认获得理想的控制效果后改为全身麻醉,进行后半段的精神运动神经调控手术和刺激器植入手术。四个小时后,手术顺利结束,曾山回到病房等待麻醉苏醒。

  记者最新获悉,目前局部麻醉下治疗运动障碍的手术效果已经明确,震颤等运动障碍已消除。而治疗冲动行为的手术效果则要1—2天才能反映出来。

最新文章